字體:

關心您的親善醫師

上海初體驗~遊歷2016亞太兒童心臟醫學

四年前, 2012年亞太兒童心臟內外科醫學會(Asin Pacific Pediatric Cardiology and Cardiac Surgery, APPCCS) 是台灣的兒童心臟醫學會在台北主辦。今年由中國於上海舉行。我們台灣團因此再ㄧ次組團參加。從前,我曾耳聞其他赴大陸演講的同事說,他們都會事先檢查我們作醫學演講的PPT檔,不准出現「台灣」、「中華民國」等字眼。不免心中有些顧慮?幸好,報到時領到的名牌就直接印出「Taiwan」。這才放下一顆忐忑的心,可以專心地投入全程的醫學會議。

濛濛煙雨藏西湖,傘進傘出夢江南

趁著會前兩天空檔,我們直接從上海浦東機場,轉赴杭州西湖。打定心意,要親身體驗前人所說的「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」的感受!當地的導遊說,遊西湖是白天不如夜晚,晴天不如雨天。果然,當晚剛抵達西湖,就撞入朦朧的雨霧中。後來才發現,那幾天中最有用的隨身用品,就是那一把小雨傘了。趁著雨勢稍歇,我們就沿著西湖,展開第一晚的夜遊。先經過傳說中的「斷橋殘雪」,再步上詩情畫意的「白堤」。白堤, 因詩人白居易得名。蘇堤,因詩人蘇東坡得名。這兩人都在杭州當過官,也留下一些建設。走著、走著,這兩位古人的一些絕句、名詩,不禁吟詠而出。再加上隔天參加當地旅行團所遊歷的「三潭映月」、「曲院風荷」、「雷峯夕照」等等從小就耳聞又神遊的景點,我不禁感嘆,我們這個年紀從小所接受的「中華文化」洗禮還蠻深的。因為,我們對中華文化比臺灣文化了解多,我們對大陸的地理名稱,甚至強過對臺灣地理的認識。

三潭印月之景

滂渤大雨罩上海,天濕地濕褲管濕

筆者從小在台北長大,讀大學以後就在台中定居。坦白說,我已經太久、太久 沒體驗過這種舖天蓋地,綿延不絕的大雨了。撐傘遮臉,後面的背包溼。閃躲路面積水,仍然褲管溼一半。幸好,整個大上海的地鐵系統很便利,四通八達,想去的地方都可到達,強過我們台北與高雄的捷運系統。不過,不方便的地方有二。第一,上下班期間人潮洶湧,有時會卡在中間,動彈不得。(解決的辦法,背包勒緊,跟他擠到底!) 第二,進入每個地鐵站的月台,隨身行李一定得通過X光檢查。這也難怪,這種專制國家對交通的把關控制一定很嚴格的。當我們從杭州搭高鐵回上海時,就曾經發生排隊老半天竟然不准買票的困境。原來,買鐵路票卷一定要核對台胞證,驗明正身,才能買到票。票面上,還把我的名字都打出來呢!我恍然大悟,這個「共產社會」,本來就是從「吃飯要糧票,走路看路條」的管制當中,逐步發展出來的。目前的管制,已經算是相當開化了。說到管制,這個首善之都,更是處處有公安。我們就在往黃浦江的十字路口,看到三個穿制服的交警在聊天。其他,穿便服的公安就不知如何算起了。

強國大邦展豪氣,小節不拘唯中華

這種國際性的醫學大會,第一天的開場一定先安排重要又具代表性的專題演講,稱為Keynote Speakers。其中,有亞太的兒童心臟醫學專家,也有歐美的大師,當然也有中國自己的代表醫師,宣講中國醫界的偉大成就。平心而論,中國近二十年來的醫學進步,也是突飛猛進,舉目共睹。當然,會有很多值得展示的。有一位來自廣東的心臟外科醫師,就專題報導他們「全中國」在先天性心臟病手術的輝煌成就。不但個案超多,作業量龐大,而且成功率的數字蠻漂亮的? (複雜性先天心臟病除外)。不過,這位老兄一上台就宣稱,他要講中文作報告。不但如此,他的PPT檔圖表,也用中文簡體字註解! 聽他這麼說、看他這麼做,我們台灣代表的下巴都掉下來了! 無法相信,堂堂一個主辦國的專題演講,在這種國際醫學會的殿堂裡,居然不顧其他不懂中文的各國代表,也不顧大會公告的「英語為正式語言English as official language」的規定,就大言不慚,中文普通話講到底了!果然,各國的代表紛紛起立離席。我們也只能搖頭嘆道:大概「中文終將統一全世界」吧!

我們台灣的兒童心臟代表團也有一些重要的演講。如:陳益祥教授講Fontan開心手術的併發症處置,王主科理事長做心導管治療手術的現場操作轉播(Live Demo),傅雲慶主任的專題演講「早產兒開放性動脈導管的閉鎖器治療」,陳俊安醫師的法洛式四重症手術後的右心室功能評估等。第二天,是各個專題領域的論文研討會場次。筆者這次參與的是後天性心臟病的論文報告單元。我報告的題目是有關青少年的突發性胸痛,出現類似狹心症的疾病 (Distinguish Variant Angina from Myopericarditis in Adolescent Patients of Acute Chest Pain)。這種病人其實每年在我們兒童醫院的急診,約只出現兩、三例。但是,這些胸痛的青少年與家長,會很擔心害怕!而且,他們心電圖的ST波段會出現異常的上升,而心肌酵素如proBNP、CPK-MB等,也異常竄高。報告時,我問在座大陸各大醫院的兒童心臟科醫師,有沒有看過這種狹心症的青少年?沒想到,居然沒人看過。我想,他們的醫院比我們大,病人比我們多,生活、飲食的型態與我們相似,不可能沒有青少年類狹心症的病例。只是警覺性還不夠,還沒有人注意吧!

海內存知己,天涯若比鄰

很幸運地,這次有上海的好朋友接待,我們是一見如故,相談甚歡。他們在十年前被中國公司派到美國,也把他們的獨子帶到美國就學。讀大學時,便加入我大女兒的華人學生團契,也得到我女兒及教會大家庭的照顧。感謝教會的帶領,他們去美國沒多久,就明白聖經的真理,受洗歸主了。其實,這位媽媽說,她的家庭一直是忠貞的共產黨信徒,她到現在甚至還可以背誦「毛語錄」呢!可是自從聖靈感動、相信耶穌、喜讀聖經以後,共產黨的那一套,他們就完全不信了!簡單地說,那是一個「說一套,做一套」的世界。而且,只要有關係,什麼規定規矩就統統沒關係。我們與他們夫婦一同在上海的老教堂做禮拜,大聲吟唱聖詩。我們一同搭乘上海黃浦江的遊艇,在浦東、浦西兩岸新舊夜上海的堂皇建築氛圍中,暢談聖經中耶穌對萬世以來深入人性的開示。心領神會,同聲禱告中,我似乎體會到主耶穌的指引:「當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,你們就必得著能力,並要在世界各地,作我的見證。」阿們。

【撰文/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 兒童醫院心臟科 張正成醫師

 

張正成醫師門診時間

【誠心提醒您,本網站內容無法取代醫師的治療。如遇疾病問題,請您盡速就醫】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