性行為造成敗血症?
字體:

依然有明天

長期以來,我一直飽受子宮内膜異位症的困擾,每次痛起來,真的是要人命,沒有親自經歷過的人,實在無法體會。有駝鳥心態的我,寧願每個月忍著痛,定期打針來緩和病情,也不願意開刀。所幸,隨著更年期的到來,症狀逐漸减輕,正慶幸可以擺脫宿疾的痛苦,誰知另一個噩夢才要開始。
 
去年12月6曰,因左腹持續隱隱作痛,老公幫我做超音波檢查,發現左側卵巢囊腫,内診時陰道分泌物有增多的現象,於是取樣進行細胞檢查。因為我們已經預定12月10日要去北海道旅遊,箭在弦上,所以準備等旅行回來再進一步檢查。12月18曰從北海道回來,剛好細胞檢查結果也出來了。當老公看到「不能排除有癌細胞可能」的報告,臉色凝重,不發一語,立刻在第一時間打電話給他學弟-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婦產部林武周主任。老公一向對我包容有加,從來没有给我開刀的壓力,但這次,他覺得事態嚴重,不能再拖了,與林主任商量後,當機立斷馬上決定12月25曰開刀。駝鳥心態的我,終究還是要面臨開刀的命運。
開刀前夕,亡母入夢來,助我平靜面對
 
開刀前一天, 年屆70的大姊自行搭客運從彰化來看我。母親走後,長姊若母,她對弟弟妹妹們一向照顧有加,我告訴她等開完刀再來看我就可以了,她還是不放心,急著趕來,畢竟姊妹情深。親愛的大姊,妳自己也要保重啊!明天要開刀,會是怎樣的結果?說不怕是騙人的。晚上翻來覆去,時睡時醒,忽然發現母親和我坐在同一輛巴士裡,她一如往昔那麼慈祥,用關愛的眼神看著我。中途她要下車,我跟在後面,沒想到她却回頭狠狠推我一把,就匆匆下車了。我哭著醒來,百思不解,以為母親不要我了。
後來有會解夢的朋友告訴我,母親已是另一世界的人,她下車的地方是極樂世界,一去就回不來了,當然不能讓我跟隨。母親離開我們已有很長一段時間,卻依然守護著我們。夢醒之後,心裡很平靜,有母親的庇護,我不再恐懼,有信心和勇氣面對明天的挑戰。
 
手術過後,被愛女喚醒,感覺恍如隔世
 
當天早上8點,老公和女兒陪我到開刀房門口,替我加油打氣。這陣子父女倆辛苦了,老公看起來憔悴不少,身為婦產科醫師,他也很自責,没有早一點安排我開這個刀。開刀房特別冷,所幸護理人員很貼心,馬上送來大型吹風機為我取暖。麻醉師問明姓名、出生年月日之後,拿一張紙要我用力吸3下,結果我就睡著了。也不知過了多久,一聲聲呼喚媽媽的聲音從遙遠的地方傳來,是真?是幻?在叫我嗎?我也搞不清楚。當我費力地想要張開眼睛,模糊中彷彿看到老公和女兒的臉在晃動著,慢慢地,輪廓越來越清晰。是女兒天籟般的聲音唤醒了我,看到最親愛的家人就在眼前,不禁熱淚盈眶,恍如隔世。
回到病房已是晚上8點,請來的看護已等在一旁,折騰了一天,我也累了要休息了,沒想到看護卻早我一步倒頭呼呼大睡,更誇張的是鼾聲大作。我整夜幾乎無法成眠,不是因為開刀的傷口痛,而是被看護徹底打敗了,第2天趕快請她走人。寄語仲介公司,請嚴格篩選看護的素質,不要因為看護荒,就隨便找人來濫竽充數。
 
緣深情濃,夫妻與女兒,都是「中國」校友
 
我與中國醫藥大學關係匪淺,大姊、二弟、我、加上老公、女兒,都是「中國」畢業,剛好可組一支籃球隊。住院期間,病房窗口正好面對學校的大操場,每天聽到上下課鈴聲,不禁回想起以前求學的情形。當時董事會不健全,學校面臨要被解散的命運,後來幸虧教育部出面接管,學生才不致流離失所,寄人籬下。因為有這層革命情感,畢業以後對母校一直有血濃於水、榮辱與共的歸屬感。
民國69年,中國附醫成立,老公張瑞林醫師響應校友返校服務,成為第一批創院元老。而我在80-90年代帶小孩旅居洛杉磯期間,承蒙旅美校友們厚愛,擔任中國醫藥大學南加州校友會會長。能夠為校友們服務,是人生太值得學習的機會,因此我全力以赴,用真心堅持到底,以執著服務貢獻,凝聚校友之間的向心力,並加強與母校聯繫,促進會務的蓬勃發展。我們的付出獲得肯定,當時的母校董事長陳立夫先生曾親函勉勵有加,更令校友會感到與有榮焉。在這裡,我也要特別感謝中國醫藥大學健康照護學院沈戊忠院長,在我任內寄了很多母校的刊物給校友會,是海外遊子不可缺少的精神食糧,更是校友會與母校互動與溝通的橋梁。
 
親自見證,高醫療水準,要按一百個讚
 
眾所皆知,近10年來,母校在蔡長海董事長英明領導下,校院經營成就不凡。百聞不如一見,這次因卵巢腫瘤需要開刀,住進立夫醫療大樓10樓病房,身為校友的我總算有親自見證的機會。12月25日由人稱「刀神」的林武周主任採用目前最先進的微創系統,以達文西機器手臂輔助腹腔鏡進行子宮卵巢切除手術。手術時間長達8小時之久,可想而知是複雜、高難度的手術,結果果然名不虛傳,林主任不愧是附醫婦科第一刀,不僅手術傷口小,而且術後疼痛大幅減少,體力回復快,雖然開這麼大的刀,但第2天我就下床走動了。我要豎起大姆指,給林主任和他的醫療團隊按一百個讚。  
跨年夜,老公與女兒外出晚餐,我一個人獨守病房,越想越不是滋味,等他們一進門,忍不住開始數落:「你們當我在住旅館?一出去就不曉得要回來,今天團圓夜,丢下我一個人不覺得guilty?兩個人還挺逍遙的嘛!」只見父女倆面面相覷,滿頭霧水,一臉無辜樣。其實說真的,發完脾氣,我自己也覺得莫名其妙,可見病人有時候還真難侍候,我就是。這時女兒突然拍手大叫:「媽咪,妳正常了耶!會生氣罵人了。」真是令我啼笑皆非,難不成身為精神科主治醫師的女兒以為我得了憂鬱症?
除夕夜,主任還是照常查房,並且帶來好消息,明天可以出院了,能夠回家的感覺真好,我不禁雀躍三尺。雖然林主任不苟言笑,但是對病人的愛心不減,無論工作再怎麼忙,仍然堅持每天查房,隨時關心病人的狀況,了解病人的需求,是視病猶親的好醫師。
 
平安出院,走出了低潮,心中滿是感謝
 
這次開刀住院,要感謝的人太多了。感謝生命中的貴人林武周主任在懸崖邊及時拉我一把,才不致粉身碎骨;感謝我所屬的社團:國際扶輪彰化社、國際崇她彰化社、百合健康幸福會、蘭心姊妹會及惠聖診所,還有周遭關心我的所有親朋好友們,你們的愛心、關懷和祝福我都收到了,改天再讓我效法半澤直樹「加倍奉還」吧!
最後要感謝我親愛的家人,在這段期間包容我的任性和無理取鬧,無怨無悔地陪我走出生命中的低潮,有你們真好!如今雨過天晴,雖然今天已經不錯,但是明天會更好,因為依然有明天。

中國醫藥大學南加州校友會前會長 林理悧  資料來源 : 中國醫訊

 


【誠心提醒您,本網站內容無法取代醫師的治療。如遇疾病問題,請您盡速就醫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