頸部淋巴結腫大
字體:

99%的人都不曾有機會遇到的愛情(下)

智抗癌/編輯部整理

隨著癌症治療的進行,積蓄花完了,他提出來賣房子接著治。可是這是我們在北京的根啊,是我們辛苦多年一磚一瓦壘起來的小窩啊,讓我怎麼捨得?他拉起我的手,平靜的說:“只要你還在,你就是我的家。”
 
2014年春節後,我的情況穩定住了,他也重新開始工作了。已經習慣和他出雙入對的我,只能孤零零一個人。白天在家胡思亂想,晚上就和他鬧彆扭。終於,亮亮哥告別職場一年多的工作壓力在和我吵了幾次後爆發了。這一次是整整2天的失蹤。我慌了神,檢討了一下自己,開始擔心他會不會做出離婚的決定,畢竟作為丈夫他也承擔了應盡的義務了。第二天晚上,他微信聯繫我說在樓下的麵館一起晚飯聊聊。沒刻意約時間的我們竟然在麵館門口碰到,他看起來特別憔悴,當然緊張了兩天我也沒好到哪裡去。
 
點了兩碗麵誰也沒動,還是急性子的我打破尷尬的局面,
“這兩天你住哪兒啦?”
“公司附近的旅店。”
“為什麼不回家?”
“我想靜靜”。(當然我沒有問靜靜是誰,汗)
“一走就是兩天沒一句話,你想不想好好過了?”
“我不是不想好好過日子,但是現在我們生活目標不一樣了,你是享受生活,可是我還得為事業打拼。”
 
聽到“不一樣”那三個字,我的淚突然止不住!
“那你啥意思啊,離婚嗎?”
“我不想離啊,但是你不能讓我一天陪著你啊,這一年多不上班,在這個行業就等於倒退了一年多,我得拼命補上才行啊!”
“你還愛我嗎?”
 
拋出這個愚蠢的問題我有點後悔,他搖搖頭,我傷心得幾乎閉上了眼睛,緩了緩他才說,
“我不想騙你說我們還有愛情,咱們之間是親情,離開你就像失去了一半我自己”…
 
是啊,我的親人,在我無數次懷疑這份情的時候,你總能給我一次比一次堅定的答案。
面對生活殘酷得近乎殘忍的打擊,我和我摯愛的親人敢於直面這個現實,並用這份濃得化都化不開的親情講述了一個用愛,抗擊癌症的故事。
 
如今,我們在不同的公司上班,各自為共同的未來努力著,很多時候也是聚少離多。看起來生活似乎回到了原來的軌跡,只有我們心裡知道,我們的意志更堅強了,我們的心貼得更近了,我們更珍惜相伴的時光了。
 
去年,我參加了鳳凰衛視的《為你讀詩》節目的錄製,為我的亮亮哥寫了一首詩:
你說9年前的一見鍾情是你的運氣,
我說這9年來的相愛相守是我的福氣。
以前的卿卿我我,現在的相濡以沫都甜蜜。
甜的讓我記得每天每天你的溫柔陪伴,
蜜得能夠忘記分分秒秒的難過和痛楚。
或許我不能和你牽手白頭,
不過和你一起的日日夜夜我們都要快樂,幸福,甜蜜。
還是婚禮上的那句話:此生,有你足矣!
 
 

 


【誠心提醒您,本網站內容無法取代醫師的治療。如遇疾病問題,請您盡速就醫】

相關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