頸部淋巴結腫大
字體:

與病魔抗爭的故事,清華學子抗癌勵志故事(下)

【智抗癌 編輯部/整理報導】
“不能走遠路卻有遼闊的心”
 
在復健剛開始的時候,曉鵬完全不能夠站起來,兩個人扶著他都站不穩,但是曉鵬依然拼命逼迫自己站著,半分鐘,一分鐘,十分鐘,腿都麻了,他也不肯放棄,慢慢地,他也能夠站幾個小時了。
 
會站立之後,曉鵬開始重新學習走路,這是一個比小孩蹣跚學步更加艱難痛苦的過程。即使被兩個人攙扶著,他的兩條腿依然一直不停地發抖,每一步都走得特別特別艱難,但慢慢地他終於可以扶著牆壁走了,雖然很慢很慢,雖然非常不穩,有時候還會重重地摔倒在地。
 
每一次倒地,曉鵬的母親都會含著眼淚把他扶起來,不忍心他繼續再走。“但是我的腦海裡都是我的校園我的課堂,我實在不想放棄”。曉鵬堅定地繼續練習行走。經過一年的堅持,他終於能夠走路了,但他還不滿足於此。於是他開始要求自己學習爬樓梯,每次爬完一層都近乎虛脫。“鍛煉的過程雖然很艱苦,但我依然很感謝它,因為是它讓我變得更加堅強”。
 
正如史鐵生在《我與地壇》中所說,“不能走遠路卻有遼闊的心”,這句話用來形容曉鵬再合適不過了。在曉鵬每一步的復健練習中,支撐他的都是他那顆遼闊的心。
 
經過兩年的積極鍛煉,曉鵬終於再次回到了清華園中。但遺憾的是,曉鵬的左半邊身體仍然沒有康復,出行和生活還是要倚仗輪椅的力量,同時因為無法進行實驗操作,他再也不可能繼續化學的學習了。
 
在學校老師的多方協調和幫助下,曉鵬最終轉入了數學系,並且也慢慢喜歡上了數學。重返校園的曉鵬真切感受到了學校、老師和同學給予他的關心和溫暖,“彷彿陽光重新回到了我的生活裡”。
 
學校為曉鵬和他的母親安排了帶有電梯的公寓,並為他提供了校友勵學金的資助;數學系的老師為了曉鵬更便利地上課特地將教室換到了一樓;有校友贈送曉鵬一台電動輪椅,讓他的出行變得更加順暢;原先化工系的老師也仍然關心他,一直給他發放生活費補助;身邊的同學也紛紛幫助鼓勵曉鵬,讓他能夠參與到集體活動中來。對於這一切,曉鵬心裡都感恩銘記著。
 
曉鵬重回清華園
 
在今年的校友勵學金大會上,曉鵬作為獲助學生代表發言,他說道,“我常常想,人生有各種各樣的困難,我永遠無法得知下一個困難是什麼。我能做的,就是不忘自己的初心,不忘自己的夢想,積極面對生活帶給我的所有。因為只有這樣才能不負于所有不曾放棄我的人。”
 
“扶搖而上九萬里”
 
現在的曉鵬,已經開始了一段嶄新的學習生活。在數學系,他也依然堅持自己的學術夢,成績在年級中也能保持中等偏上的水平;同時,他積極參加自己感興趣的各類比賽,課餘時間,還會看熱愛的NBA籃球賽。
 
“我得到了太多,但我做的又太少,所以我想依靠自己的力量去做些什麼”。曉鵬回憶起自己生病到回到校園的這段時光,感慨自己有幸得到了這麼多人的幫助。於是他在圖書館勤工儉學,自己掙取報酬,在自己的能力範圍裡付出勞動、鍛煉自己。同時,他也想用自己的力量來幫助更多的人。
 
今年曉鵬和他的一些同學發起創立了清華無障礙協會,志在宣傳無障礙通行的理念,並且希望能推動清華成為全國第一所無障礙通行的高校,讓殘障人士與老年人都能在校園里便利地生活。
 
“生活給了我苦難,我卻把它當做一份禮物”。在經歷了這麼多人生的變故後,曉鵬仍然充滿了信心和希望。即使現在他仍然不知道他的左半邊身體能否康復,但他不會放棄自己的科研之夢。“只要我還活著,我就可以繼續追尋我的夢想,我的人生就還有希望”,曉鵬說。
 
正如泰戈爾所說,“生活以痛吻我,我仍報之以歌。”在接下來的校園生活中,曉鵬決心更加努力地學習,他微笑著說,“如果幸運的話,也許我可以成為一名老師,能夠一邊鑽研學術一邊教書育人。”我們也希望在未來某一天的某間教室的講台上,能夠看到曉鵬那瘦削而又堅定的身影。
 

【誠心提醒您,本網站內容無法取代醫師的治療。如遇疾病問題,請您盡速就醫】

相關文章